热点:
首页      国际   国内   社会   军事      沈阳   视频   图片   评论      体育   娱乐   财经      房产   家居      旅游   时尚   婚嫁   教育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频道 > 信阳新闻 > 正文

信阳母亲为泄愤剁亲儿三手指



时间:2014-04-14 11:04:37    来源:潢川清风网    新闻首页    

  尽管办案民警一再提醒,“现场画面极其血腥,要做好心理准备”,但当记者亲眼看见警方提供的现场照片,心头仍然为之一颤--照片中清楚地显示:一个孩子泪眼汪汪地望着自己的左手,可那只手的食指、中指、无名指第一关节已被齐刷刷砍掉,长度基本与小指齐平,鲜血模糊了整个手掌,惨状不忍直视……

  这起残忍的故意伤害事件发生在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。受伤的孩子叫明明(化名),年仅8岁。而砍断他手指的是他37岁的亲母孙某。

  4月2日下午17时左右,因为丈夫翟某长期离家不归,妻子孙某盛怒之下拖过身边8岁的儿子明明,抄起菜刀砍断孩子的三根手指。案件发生后,《人民日报》法人微博编发评论叹“虎毒尚不食子”,网友纷纷转发。

  人民网上海频道记者多方走访,听取各方说法,一个逐渐清晰的家庭关系慢慢呈现。原来这个家庭来自河南信阳,家庭成员:夫妻2人(丈夫姓翟,妻子姓孙),3个孩子(两儿一女,大儿子14岁,女儿12岁,小儿子8岁),外加小孩的外公外婆一共7人。

  和一般来沪务工人员一样,他们来到上海的目的也是打工、赚钱、抚养孩子读书,争取过上更好的生活。但这一切愿景,都在4月2日下午出现了偏离初衷的悲剧转折。是怎样的家庭矛盾,会让这位37岁的母亲做出“虎毒食子”的疯狂举动呢?

  【事件回放】

  心理失衡竟酿惨剧母亲操刀砍断亲子三手指

  上海市青浦区白鹤镇上有白鹤和赵屯两个派出所,分管镇内不同辖区。2日下午17点1刻,当地110指挥中心接到白鹤镇一中年女子的报警电话称“我杀了自己的儿子!”,激动的言辞引起警方高度重视。

  白鹤派出所的汤魏杰,是第一个到达案发现场的公安民警。当他驾车来到现场,看到了明明母亲孙某情绪激动地站在马路旁边,用手紧紧捏着明明的左手试图止血。在得知事情的原委后,汤魏杰迅速进入路旁搭建在田地里的菜棚,看到了一块鲜血浸染的一块案板以及一把菜刀。汤魏杰告诉记者,“三截断指找到了两截,一截还黏在刀上,一截掉到了地上,另一截至今没有找到”.

  不久,120救护车赶到,在民警和社保队员的陪同下,孙某和明明一起前往上海市儿科医院。两截断指则被存放在一个塑料瓶中,一同带往医院。

  将小孩送医后,急诊室对其进行了简单包扎。因为辖区分划,该案被移交给赵屯派出所,由民警顾明主要负责。次日上午,明明被转到了以治疗骨科闻名的上海市第六人民医院,但因为手术押金不足的原因未能继续下一步治疗。

  顾明回忆当时六院主治医师的判断,“接指手术大概需要十万块钱,且不说翟家一下子拿不出这么多钱,即使拿得出,因为小孩的手指尚在发育阶段,毛细血管很细,成活率很低,即使做了这个手术,成功的概率也很小。而且当时离事发已经十六七个小时,过了最佳的‘黄金八小时’”.

  “很心疼”,顾明苦笑一下,“跟我家孩子一样大,不管是不是自己的孩子,看了都心疼”,所谓“十指连心”,一下子砍断三根指头,钻心的疼痛可想而知。“但是小孩子挺坚强,很少哭闹,多数时候是一声不吭”,顾明一直在医院陪护孩子,因明明妈妈身上没带钱,顾明还为孩子垫付了医药费。

  吊诡的是,小孩被砍住院,但小孩的父亲翟某却迟迟没有出现,直到次日上午,办案警察才辗转找到翟某,将其带到医院照顾明明,而母亲孙某以犯罪嫌疑人身份被警方刑事拘留。

  【铁窗对话】

  夫妻矛盾转嫁幼子从“母亲”到“犯罪嫌疑人”

  案件发生后,外界一片愤慨,对痛下毒手的母亲孙某更是骂声一片。其实,砍伤了儿子,孙某当场就后悔了,紧接着自己拨打110报警称“自己杀了儿子”,后来解释称“说自己杀人,警察才能尽快到现场”.明明被民警送往医院后,医生对伤口做了清创处理,因没有钱,没有立即进行手术,孙某更是一路走一路跪,给医生下跪,给警察下跪,求他们救自己的儿子。

  在青浦看守所,记者见到了身穿囚服的明明母亲--犯罪嫌疑人孙某,在得知记者身份后,孙某始终坚持“宁愿社会上瞎传误传,我也不想面对媒体做出过多解释”.不过,尽管倔强的孙某坚持对记者闭口不谈往事,但对一直陪同、最后将其押解归案的顾明倾诉了自己的心路历程。

  早期,孙某与翟某经人介绍成婚,婚后,女方父母出资供翟某上卫校,翟某毕业后实习两年,结婚的前五年,两个人很少在一起,相互之间也不够了解。后来一家人来到上海,翟某开始行医,“他(翟某)脾气不好,一发火,药瓶子药罐子都摔,摔得多了,把本钱都摔没了,医生也就不干了。”

  在孙某对丈夫翟某的评价中,“好吃懒做”是提及最多的词汇。

  孙某说自己从小独立,“我没有靠父母靠老公的思想”.而谈起自己的老公,孙某如此说,“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,他那眼泪比女人还容易流,一流泪,别人就同情他,你看他头发整天脏兮兮的,一副可怜巴巴的样子,巴不得天天有人资助他。” 孙某说,在自己家住的棚子里,至今还有老公在墓地里捡来的供死人吃的东西。

  从去年中秋节前后开始,夫妻二人的矛盾越发激化,翟某长期离家,孙某却想“不管怎样,要把老公弄回家”,在“不管怎样”的心理作用下,孙某甚至选择自残,“去年腊月初七,我一气之下喝了两瓶白酒,他看到了也不送医院,后来还是我的老乡给我妈打电话,才把我送去的青浦医院”.有朋友给她建议报警,她说,“警察管杀人放火的事,我们这是家务事,警察肯定不管”.

  孙某说自己爱面子,所以婚姻一直维持着,“每次他回来了,我就让着他,哄着他能待在家里,一起赚钱养孩子”,但不管自己再怎么忍让,丈夫依然会离开,不愿多在家待一会儿。“这次也是一样,我就是希望他在家里,别走,说什么也不听,我连续三天找人跟他沟通,没用,他不沟通,我冲动之下,砍断了儿子的三根手指头,当时想,儿子不受伤,他不会回来。”

  【悲剧待解】

  父子相依无辜孩童苦咽成人恶果

  记者第一次见到明明父亲翟某,是8日下午在青浦汽车站,当时翟某正准备带着明明坐车去上海第六人民医院进行手术。事发当天,因凑不够手术费,明明只是在医院做了微创处理,这几天,经过民警反映,青浦当地的民政部门为明明拨款一万元,赵屯派出所的民警们自发为其捐款千余元,资助其尽快入院治疗。

  翟某个子不高,衣服也不怎么整洁,与妻子孙某的强烈排斥相比,翟某则对来访者并无过多不适,情绪稳定时而面带微笑。翟某一手牵着明明一手提个纸袋,里面是几件衣服,“是老乡送的,担心这次去医院会住好几天,他们让我带几件衣服换洗”.

  据翟某讲,他们一家是2005年底来的上海,在青浦包了五亩田种蔬菜,种蔬菜的收入是整个家庭的全部经济来源。2006年初,孙某怀了明明后又回到了河南,一直等到年底12月份明明出生后再返回上海,并长期居住,仍然以蔬菜种植为生,“种菜时间相对自由,便于照顾小孩,方便接送孩子上下学”.

  对于妻子评价的“懒惰”,翟某解释说,“我们结婚前,我什么苦也没吃过,我上面有三个姐姐,在家里我就是上学,什么活儿也不让我干。自从结了婚,我什么苦、什么罪都遭过,野地里、田埂上、别人家的菜棚里……为了躲开他们,我哪里都睡过”.

  至于为什么要逃离,翟某则将责任归咎于一同居住的岳父岳母身上,“我俩之间是没什么矛盾的,主要是她(指孙某)父母挑拨,认为他们女儿长得漂亮,我配不上他,对我不顺眼,如果没有他外公外婆一直在里面搅和,我们是可以好好过日子的。我之前让老乡给她传过话,她爸爸妈妈什么时候走,我什么时候回家,没有她爸妈,我们不会吵这么多架”.

  9日上午,记者来到上海第六人民医院,再次见到了明明父子,为了省钱,他们不敢入住旅馆,在走廊的座椅上熬过了整整一夜。简单了解情况后,记者带父子二人到医院附近的旅店住下休息,为10日下午的住院手续办理以及之后的手指整形手术做准备。

  “现在,小孩子的一只手算是废掉了,我看过,被砍的三根手指骨头都是不齐的,骨头伸出来,皮包不住骨,这次带他来医院做手术,就是把长出的骨头截掉,让皮肤能够包住”,在简陋的旅社中,作为父亲的翟某显得有些无奈。

  记者注意到,整个采访过程中,明明一直跟在父亲旁边,异常坚强,椅子上坐不住,总爱跑来跑去。“刚开始几天他还是经常会哭,会想起妈妈砍他手指的情景,很害怕,这几天好多了,但还是害怕每天的换纱布,一换纱布就很疼,就会哭,”翟某说。

  毕竟现在正是爱玩闹的年龄,只是左手上缠着的渗着鲜血的绷带,还提示着一周前他经历的噩梦。“你想妈妈吗?”面对这个问题,原本明明脸上堆满的天真笑容迅速冷却,一阵犹豫后,明明给出了答案“不想……”.

关键字:


分享到:
责任编辑:李磊
>> 相关文章
    无相关信息
>> 热门搜索